•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jj6667.com-1006500.com-fb999999.com-xxoojj.com-fafa86.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雙胞胎姊妹花

    (一)

    據說雙胞胎之間具有超乎想像的聯系,例如心靈感應什麼的,所以下面這個故事,雖有點離奇,但是也未必就不可能,對麼?

    認識現在的女友小菁是在朋友的生日派對。那天大家都喝得不少,派對過後我們兩人就糊里糊涂的相擁走進了酒店。不過還好沒有因此而覺得尷尬,過後幾次見面大家還覺得都對方都挺適合自己,于是自然而然的,交往一個月後,小菁搬來跟我住在了一起。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

    「嘻嘻,寶寶,我回來了。」一進門,我就叫著小菁,然後習慣性的等著她跑過來投進我懷里然後在她那33c的大咪咪上肆虐一番。但是卻沒有人回應。

    去證券公司看股票了吧?怎麼也不打個電話給我?哼,等她回來再好好「教育教育」她。我一邊得意的想著一會兒小菁在床上浪不夠的騷樣子,一邊推開臥室的門準備換衣服沖涼。

    「哎?!」我低呼一聲,卻見小菁眉角掛著一絲笑容在床上睡得正熟。居然睡得這麼死,我回來都不知道?我有點點不太高興。(男人嘛,都是這樣的啦,總希望女孩子以自己為中心的嘛,女觀眾請原諒一下。^ °^ )不過看見她露在被子外面那只白藕般的手臂,臉上那副睡態可掬的樣子,那點不高興唰的就煙消雲散,跑到爪哇國去了。幾下脫掉了衣服,屏住呼吸。輕手輕腳的鑽進了被子。

    想都沒想,我的頭就探向了小菁的胸部──內衣睡覺不穿內衣,這是她的習慣,每次我一進被子,第一件事就是現- 在她的咪咪上大快朵頤一番。手也沒有閑著,一下就向她的小內褲里面伸去。嗯??不對,怎麼嘴吃到不是小菁的紅葡萄而是布?!小菁也被我弄醒了,她顫了一下,張嘴就要對我說什麼。我的嘴馬上堵了上去,一邊用左手開始幫她解除裝備,心里一邊說「搞什麼東東啊?老公動你一下你抖什麼?靠,又不是第一次了。等一下非讓你浪死不可。」

    上邊還沒搞定,下面又出了問題,右手剛下面,就被小菁的小手一下按住,死活也不肯放開。造反啊?!我輕輕咬了一口她的舌頭,表示了不滿,然後繼續我的動作。出乎意料,她居然左右扭起來。

    這姑娘,怎麼還想體驗強暴感覺麼?這倒是個不錯的體驗,可是小弟弟不答應啊。我一下用手固定住了她,然後壓在她身上在她耳邊說到「寶寶,等一下再玩吧,先讓慰勞慰勞我的小弟弟吧。他一天沒跟你小妹妹見面,好想她的,嘻嘻。」說完,舌頭伸進了小菁耳朵里開始了活動──她最怕這一招,一舔那里,準浪。

    「不──要──啊,你是誰啊?!」

    「嗯?!」听了這句話,我一下彈了起來,呆呆的看了看小菁,忽然發覺她跟平時有點兒不大一樣,但是具體在那里,卻又說不出來。

    「你、你、你是姐夫吧?」因為情緒激動,她說話有點結巴。

    「啊?」我不知道自己當時的臉上是什麼表情,但是想來一定十分古怪。

    她「噗哧」一聲笑了,情緒也逐漸平穩下來了「我是今天才到的海口的,過來看看姐姐,姐她去買菜了,一會兒就回來。」

    「小菁是你姐?這她媽的也太像了吧?!」我驚訝之下,居然赤著身子走下床仔細端詳了起來。

    「喂喂喂,好歹你也是人家的姐夫呢,怎麼這個樣子?」床上的女孩子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噢,對不起。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我一邊穿著褲子,一邊問她的名字。

    「小晶。姐夫你剛才好急色哦,平常跟姐姐在一起時都是這樣的麼?那姐姐好辛苦嘍!」

    嗯?听說話樣子也是一個騷女人嘛。我一邊盯著她跟小菁一般細的水蛇腰,一邊想,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干脆就用她代替一下她姐姐吧。想著想著,手上的動作就慢了下來。

    小晶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她嬌哼了一聲,笑著說「姐夫你想什麼呢?姐姐一會兒就回來了。」

    「哦,沒關系,沒關系,那下次好了,來日方長嘛!」我不自覺的說出了心里的想法。

    「你說什麼哪?姐夫!」小晶的眼楮調皮的盯著我──又叫她看穿了。

    「沒什麼,沒什麼。你趕緊休息吧,我出去喝點東西。」看著眼前的尤物,可又沒有辦法享受,不禁為之氣結──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先閃- 吧。

    正當我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胡思亂想的時候,小菁回來了。「老公──」還沒有放下手中的菜,她就膩到了我身上。我順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後一把摟住她就往客房走去。

    「嘻嘻,剛才我不在家,你干什麼壞事啦?」小菁一邊笑著,一邊順從放下菜,讓我帶進了客房。

    「靠,想你了你還不高興?」一邊說著,我一邊動手解開了小菁的褲子。

    「八成又是看了什麼色情小說來著,又說什麼想人家。輕點兒,痛啊~~」

    比看色情小說可要刺激人多了。我一邊想著,一邊讓她爬在床邊,拉下了她褲子一只手伸到前面,開始肆虐她的咪咪,一只手伸進了它的T字內褲里。

    小菁是屬于那種一般來說在床上比較溫柔的女人,她一動不動的趴在床邊,享受著我的撫摸,時不時給我一兩聲嬌吟鼓勵我的動作。

    「你還真是騷啊,這麼快就濕啦?」我一邊用手指輕輕磨著她的陰蒂上,一邊打趣。

    「人,嗯,人家,啊,愛你嘛~~再說啦,你,嗯,你是人家老公嘛,嗯,不對你……騷,嗯,人家,嗯,對誰騷嘛?」

    小菁的觸感一直讓我都感到很滿意。我變成了用指甲輕輕地刮著她的陰蒂,另外一只手在她那粒已經硬挺的紅葡萄上繼續肆虐。

    「啊,嗯,老公,要、要好不好?」小菁轉過臉,楚楚可憐的看著我。

    「嘿嘿,騷了吧?說,好老公,求求你快插我。」我總喜歡看小菁楚楚可憐求人的樣子。

    「嗯~~老公,你好壞。」

    「什麼?」我邊說,手上的節奏更快了。

    「沒、沒什麼,嗯,嗯,老公,老公,嗯~~求求你,求求你,快插我好不好?」小菁轉過臉來,淫蕩甚至有點下賤的看著我。

    「嘻嘻,這是什麼?」我把手從小菁內褲里拿了出來,伸到她面前。

    「嗯,老公,你好心哦~~」

    「不說是吧?不說不插。」我明顯的感到小菁那粒紅葡萄收縮得更厲害了。

    「嗯,嗯,那是人家的騷水……」

    听了這麼淫靡的話語,我哪里還忍得住?拉下小菁的小內褲,稍稍對了一下角度,一下插進了她水汪汪的陰戶里。這小菁還真是騷,從剛才到現在才沒幾分鐘,她里面已經濕透了。

    「啊,老公,好老公,插,唔,插到底了……」

    因為從後面的關系,所以一下進去就到了小菁的花心。剛才沒法的發泄的情欲,這下可要好好發泄一下,我扶著小菁的柳腰,使勁的插了起來。

    「喔……老公……唔……就這樣,就這樣……使勁兒,不要停啊……啊……

    嗯~~嗯~~不要停啊……唔……唔……人家愛死你了,插死我算了。不要停啊……不要,嗯……不要放過我,狠狠的插啊~~啊~~啊~~」小菁一邊胡言亂語著,一邊把頭貼在了床上,身體成了一個三角形,這樣的角度更利于深入,我扶著她雪白的屁股,更加賣力的插入,每一下撞擊,都讓她浪叫不已。

    插著插著,我忽然好像听到了另一個聲音從臥室傳來。我停了一停,留心听了一下,真的有聲音耶。正想听個仔細,小菁的屁股扭動起來。

    「老公,呵~~呵~~,你怎麼停拉,別停啊,人家要嘛~~」小菁不滿意了。

    想著隔壁的小晶,我更加興奮了,一陣狠插,插得小菁狂呼亂喊。隨著小菁叫聲的急促,和陰道的收縮,我也一陣放松,一泄如注。

    提起褲子,我拉著小菁急急忙忙的走向臥室。

    「干什麼啊?人家想躺一下。」小菁嘟噥著。

    「去看看你妹妹啊!」

    「啊!我都忘了,小晶來了!哎,對了,我們做完,你看我妹妹干什麼?」

    我把剛才听到的聲音告訴了小菁。她笑了笑,說「不奇怪啊,我跟我妹妹有感應的,如果離得近的話,比如說同一個城市,我們都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心情的。」

    「啊?你意思是,小晶她剛才沒有醒?」今天怪事可真多。

    「應該是吧,去看一下就知道了嘛。」

    輕輕的打開門,果然,小晶仍在熟睡,不過臉上的紅潮未褪。那樣子可跟她騷姐姐一模一樣。我看著看著,不禁又心猿意馬起來。

    小菁狠狠掐了我一下,說「關門啦!」

    回到客廳,小菁說「警告你啊,少打我妹妹的主意。」

    「不會,哪里會?」我一邊說著,一邊對未來的幾天蠢蠢欲動。如果能夠同時能跟這對姐妹花做愛,那是多爽的事情啊。

    (二)

    「哼,你的保證……」

    「嗯,我怎麼啦?」一邊說著,我一把拉過她,手又開始在她身上摸索了起來「你倒說說,我的保證怎麼啦?」

    「沒什麼,沒什麼,老公你的保證最算數……」小菁一邊笑著一邊從我懷里掙脫開。「不早啦,我去做飯。」剛進廚房沒有1分鐘,小菁探出頭來丟了一個鬼臉給我「算數才怪了!嘻嘻……」說完連忙把門關了起來。

    我坐在客廳里一邊喝著啤酒,一邊回味著剛才的瘋狂。正在胡思亂想著,小菁的聲音從廚房里傳出來「老公啊,來廚房幫幫我的忙嘛。」

    我推開了廚房門,不禁窒了一窒,多半因為妹妹到來的緣故,一向慵懶的小菁居然晚飯準備了七、八個菜,我恨得牙癢癢的,順手就在正在洗菜的小菁的翹屁股上擰了一把「媽的,居然跟你老公我藏私?天天紅燒肉來番茄炒蛋往的。

    「虐待我啊?」

    小菁轉過臉來,甜甜的跟我笑了一下,撒嬌道「老公~~」然後在我嘴上親了一下說道「老公,你洗一下米好不好?」

    我應了一聲,拿起了飯煲一邊和小菁調笑著,一邊開始洗米。

    小菁開始炒菜了,頓時廚房里變的好熱,我不忍心讓小菁一個人待在這里,所以盡管已經把飯煲上,仍舊幫她做點雜物,陪她聊天解悶。

    「老公,田雞好了,把它拿出去吧。」小菁轉過身來對我說。

    「好……」我答應著,一抬頭,眼前的小菁讓猛的我一呆,為了做飯方便而盤起的長發略略有些散亂,幾縷沾著汗水的發絲調皮的還垂了下來貼在她雪白的頸子上;身上那件淡藍色絲質的家居小衣早已濕透貼在了身上;這個騷妮子又沒有穿內衣,兩顆粉紅色的突起清晰可見。再加上因為溫度的關系,一張俏臉漲的紅撲撲的,臉上還掛著幾顆閃- 亮的汗珠,好一副住家乖媳婦俏模樣。

    看著我呆呆的看著她的樣子,小菁是又好氣又好笑,她嗔道「小色鬼,快把菜拿出去啦~~」

    「哦,好的。」

    小菁笑著搖了搖頭,開始準備炒下一道菜。

    我把菜放到了飯廳後又回到了廚房,從後面看著小菁的凹凸有致的背影,我真為自己感到得意,這麼一個尤物,怎麼就叫我搞得對我死心塌地呢?

    正在我神游天外,自鳴得意的時候。小菁做了一個讓我欲火賁張的動作,不知怎麼回事,正在炒菜的小菁停了下來,彎腰下去撓腳背癢癢,本來就沒有多長的迷你裙根本就包不住她那豐滿翹停的屁股,更令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是可能是為了圖方便吧,剛剛做完以後,她並沒有穿內褲!!看著她白嫩的屁股和若隱若現芳草萋萋的私處,我頓時有了一種強暴的感覺和欲望。

    我一把後面摟住了小菁,小菁吃了一驚,轉頭過來,嗔道「你干什麼啊?

    嚇死我啦!」

    「干什麼?干你啊!」我在她耳邊輕輕說著,一只手已經握住了小菁的半邊奶子,她身上好多汗,滑膩膩的,別有一番風味。

    「喂喂喂,老大,你搞錯沒有?唔,別亂動啊,在炒菜呢!」小菁邊掙扎著說。

    「不行,誰叫你打扮得這麼騷來勾引老公的?」我一只手將她身子扶側靠著爐台,嘴隔著小衣一口含住了她的那粒紅葡萄。另一只手毫不猶豫的探進了她裙底。

    「老~公~~不要~~唔,別鬧啊,唔,別鬧啊……」雖然嘴上是這麼說,但是漸漸的,小菁的呼吸粗了起來,本來已經很紅的臉龐更加嬌艷欲滴。

    我摟得她更緊了,嘴也從她的胸上移到了嘴上,我的手我的嘴盡情的在她身上發泄著,可憐小菁一邊要應付我的攻勢,一只手還要不停翻動,照顧著旁邊的炒鍋。終于,在我一輪狂攻之下,小菁終于有了個說話的機會,「寶寶,讓我把這個鱔魚炒完我們再做好不好?」她喘著氣說。

    「不好,我現- 在就要!你把爆炒鱔段改紅燒的,讓它慢慢去弄不就得了?」

    我一邊說著,一邊用指頭的在小菁的陰蒂上刮了幾下。

    「唔~~唔~~」小菁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唔~~你~~老公,你好壞哦,唔~~」她拋了一個媚眼給我,一只小手一把握住了我的小弟弟,開始了撫摸;另一只手開始給鍋里加水,加作料。

    「快點兒啦!」我一邊在她咪咪上揉著,一邊把她的頭往我弟弟那里按去。

    「真夠麻煩的~」小菁嬌哼了一聲,從我褲子里掏出了小弟弟,聞了一下

    「嗯~騷的~~不要!」

    「你說不要就不要啊?」放在小菁陰蒂上的那只手賣力的刮了幾下了。

    「呵~~呵~~」小菁喘了幾口氣,一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開始了吞吐。

    「這樣才對嘛~」我得意的說,跪在我面前埋頭苦干的小菁抬起頭來一邊把我弟弟扶起來仔細的舔著根部和陰囊,一邊佯怒的向我拋了一個媚眼兒。我老實

    不客氣的分別用兩只手抓住了她的兩個大波,一邊揉著,一邊問「老公的弟弟好不好吃?」

    「好吃~~唔~~好吃~~」她語焉不祥的說著。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扶起小菁,讓她用手撐著爬在爐台上,然後扶正了小弟弟,從她背後插入。

    小菁的洞口早已讓我挑逗的蓬門打開,玉珠掛簾,但是當我的小弟弟正是侵入的時候,小菁還是忍不住低呼了一聲。

    我兩只手探向前去,享受著她那柔軟而滑膩的乳房,舌頭則在她後背上順著脊梁舔去她背上的有點咸味混合著她體香的汗珠。頓時,小菁興奮了起來,她大聲的浪叫著兩只手反過來抱住我,以便我們更加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唔~~唔~~老公,你插得好爽,別停,使勁兒插啊,唔~唔~我愛死你的小弟弟了。」

    「小騷貨,插死你~」看著小菁說出這麼淫賤的話語來替我們助興,我不由得興奮起來。

    「好~~好~~老公,唔……你,唔……插死我算了~我要嘛,給我,快點兒啊,別停嘛,老公~~~~」大概是因為從來沒有在廚房做過而帶來了不同的快感,小菁越說越放浪,陰戶里的淫水也格外的多。

    「好老婆,你騷水怎麼這麼多啊?真是賤啊~~」

    「是,唔~我就是賤啊,唔~唔~~老公,你快,快插死我這個賤貨吧!千萬別放過我~~」說完,她居然居然使勁兒夾了夾我的弟弟。

    「嗯?你還敢反抗?看我不死你這個小騷貨!」

    「來啊,死我嘛~~別停,別停,死我!死我這個小騷貨!」小菁越來越興奮。

    我們全身都泛起了一陣紅色,也全是汗水,我緊緊的趴在了小菁身上狠狠的插入,這種感覺真好,兩個滑膩膩的身體緊密結合在一起。小菁的叫聲也越來越放浪。

    「老公,快插……插,對,就這樣……別放過我~~~唔~~唔~~使勁兒我是騷貨~~浪貨~~老公,快我……別停,啊~~唔~~唔~~我是母狗,天生賤,不讓你插我受不了啊~~」

    這時候,我也顧不上什麼九淺一深,動靜結合了,就知道一味的死命做著活塞運動,每一下都換來了小菁大聲的回應。

    終于,我感覺到小菁的陰道開始了收縮,她抱得我更緊了,手上的指甲甚至陷入了我後背的肉里。「老公,快~~快~~使勁兒啊,不要停,小花心等著你來澆灌呢!」小菁依然在胡言亂語。我也感到腰桿一陣酸麻,不僅鼓起最後的氣力,瘋狂的插了十來下,終于一起到了高潮。

    久久的,我們一直保持著這個姿態沒有分開,都在回味著剛才的激情。

    我輕輕的吻著小菁的發梢,正想笑話她兩句。她忽然一下掙脫開我的懷抱

    「老天,鍋糊了!!」

    ……

    晚飯時刻,看起來略有些疲憊的小晶狡黠的笑了笑,挑起了一塊燒糊的鱔魚塊,意味深長的說「嘻嘻,這一看就是姐夫跟姐姐合作的結晶。」

    (三)

    「小丫頭廢話真多,吃飯還堵不住你的嘴!」小菁啐了她一口,往小晶碗里夾了一塊雞肉。

    「嘻嘻,姐夫,你真有本事,讓姐姐這麼听話~~」小晶調皮地對我眨了眨眼楮。

    看著這個除了衣服不同,其他和小菁一模一樣的妖嬈,我不禁莞爾。

    晚飯吃得很愉快。大家邊吃邊聊,一晃就過了一個鐘頭。

    原來小晶是在一家旅行社作導游,因為是當地的旅游淡季,又跟男朋友吵了一場,所以便給自己放假,到海口來找他姐姐玩兒。當知道我也是做旅行社的時候,小丫頭頓時興奮起來,眉飛色舞的跟我炫耀起了她帶團的手段。動作及其夸張,語言極其放肆,搞得小菁幾次都忍不住打斷她叫她斯文一點。我心里暗暗發笑小騷貨,看我如何把你收拾得跟你姐姐對我一樣的服服帖帖。

    一夜無話(不好意思啊,剛剛回頭看了看,發現- 自己好視嗦,說了兩章居然才說了五、六個小時間發生的事情,而且已經做了兩次。所以這晚上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主角再做了──要不然也太頻繁了。^ °^ )。

    一早起來,我依依不舍的離開了熱被窩,吻了吻小菁,整理了一下,便趕去了公司,今天不是很忙,所以下午一點剛過,我吩咐了一下辦公室里的職員,讓他們有事情給我打電話後,便匆匆趕回了家──家里有個香甜的蛋糕放在那里,

    如果沒有吃下去的話,總會讓人時時牽腸掛肚- 的,不是麼?

    「小晶。」我剛一叫出聲就後悔了,天,讓小菁听到了不是麻煩?

    「老公,今天你怎麼回來這麼早啊?」一襲睡衣的小菁赤著腳從臥室里走出來。還好,兩個人的名字發音相同,這女人也沒注意到我沒有叫她「寶寶」這類的愛稱。我暗自送了一口氣「不忙嘛,所以就早點兒回來陪你啊。」

    「嘻嘻,老公你真好~」小菁一下撲進我懷里親了我一下。

    「小晶呢?在午睡麼?」

    「她?」小菁神色有點古怪「她說她要去朋友家玩兒,可能今天晚上不回來了。」

    「呀?她對這里熟不熟啊?不會迷路吧?」

    「沒事啦,她也是經常來的,挺熟的都。」

    「哦,那就好……」

    「老公,我還有點困,你抱我睡覺好不好?」

    「我也想睡一會兒,等我沖個涼先。」

    「好,老公快一點兒哦,我在房間等你。」

    「好。」

    我洗完澡,邊擦著濕頭發邊走進了臥室,小菁已經睡著了,兩只白藕般的胳膊露在被子外面,小巧的鼻子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我輕輕的走上床,剛一踫到她,她就「嚶嚀- 」一聲鑽進了我的懷里。我輕輕的拍著小菁的後背,漸漸的陷入了睡夢中。

    ……

    這一覺睡得好沉,朦朦朧朧之間,我忽然感到下體有一絲灼熱,我強睜開眼楮,窗外天已經黑了。哈,原來是小菁趴在我身下舔弄著我的小弟。我不禁有些刺激又好笑「嗨,小騷貨,一定很好吃吧?」我打趣她。

    小菁略略抬起了頭,拋了一個媚眼兒給我,又再埋下頭去仔細的開始舔弄起來。她一只手握住我的小弟,然後用小嘴兒極力的將我小弟含了進去,一邊往進深,一邊還用舌尖掃著我肉柱的柱身和根部。這樣吞吐了幾次以後,小菁又改變策略,她把我的小弟弟吐了出來,輕輕用手扶正,然後就開始用舌尖仔細的舔著我的馬眼,馬眼上不斷地滲出分泌,小菁也不斷地清理著上面的「環境衛生」。

    一邊舔著,一邊還不忘記在我蘑菇頭那里掃一掃。

    我微閉上了眼楮,仔細的享受著小菁給我的服務,她舔得相當仔細,我整個小弟她都不肯放過,她一只手將我小弟往後壓去,整個頭都探了下來,細致的舔著我的卵袋,時不時還把它們整個含進嘴里。不用看,我都知道是怎麼樣的一幅畫面,一個大美女正用一個類似母狗的姿勢在順從地甚至有些下賤地在討好我。

    我覺得自己的弟弟更硬了,明顯的已經開始向我請戰,我正要叫小菁,忽然听到柔柔的一聲「老公~屁股抬起來一點好不好?」

    「小騷貨,今天你可真賤啊。」不知為什麼,說出這樣的話來我和小菁都感到很興奮,她臉漲的紅撲撲的撒嬌的「唔~~」了一聲,就又開始了對我屁眼的清潔。

    一開始,她的舌頭只是慢慢的在外圍打轉,漸漸的,她把舌頭卷了起來,拼命的往里面鑽去,一邊鑽,一邊還喘著粗氣,我直覺的屁股傳來一陣溫暖和一種獨特的刺激,好一招「毒龍鑽」,沒有幾下,我就覺得自己要立即將眼前這個美人一下摁在床上狠狠的插上幾百下才過癮。可是這怎麼可以?我要爭取主動才好啊!

    我連忙扭轉局勢,叫小菁停了下來繼續幫我舔弄小弟弟。但是姿勢卻變成了六九,小菁白白嫩嫩的兩片粉臀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面前。我輕輕剝開她那早已經濕淋淋的那塊肉蚌,露出了小珍珠,嘿嘿,這下你可要完蛋了,我邊想邊輕輕的咬了上去。

    小手正握著我的弟弟,頭一起一伏辛勤工作個沒停的小菁全身打了個冷戰,低吟了一聲。我的舌頭繞著珍珠轉來轉去,小菁的動作也越來越慢,越來越亂,小蠻腰不停的扭著,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著「唔~唔~老公~~癢死啦~~小妹妹好癢哦~~」

    我放開了她的陰蒂,壞笑著問道「小騷貨,怎麼啦?想要麼?」

    「想~~」一邊說著,小菁一邊親了一下我的小弟弟,站了起來。

    「老公你不用動,小菁來做就好了。讓你舒舒服服的爽!」一邊說著,小菁一邊扶著我小弟,狠狠的坐了下去。「啊~~~~」真搞不懂這女人,自己掌握力度往下坐居然也可以得到這麼大的刺激。

    小菁拋著粉臀,死命的套弄著。這小妮子今天怎麼這麼騷?還沒等我細想,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讓我也逐漸失去了理智,我狠命的抓住了她那兩個大波,不停的揉、搓、捏。她似乎也不覺得痛一樣,浪叫著「唔~唔~唔,老公,好爽~High啊,High啊~上天了~~我要上天了~~」

    我一邊玩弄者她的兩個大奶,一邊還時不時的挺一下身,好做更深的插入。

    「啊~~到頂了~~~」每一次我挺身,小菁就被插到了花心,全身一顫,就開始了胡言亂語「老公,唔~~愛死~你~小弟了,呵~~,爽死了~~爽死我這個小騷貨了~~老公~~你~~喜不喜歡我的~小騷~~妹~~妹?一定好好教訓她,千萬~~千萬~~不要放過她!」

    「小騷貨,真賤,非要挨插才爽。快說,你是小賤貨!」我也興奮起來。

    「我是小賤貨,老公,你插死我這個小賤貨吧~~」小菁終于沒有力氣,伏在我身上喘著粗氣。

    我把小菁的身體轉了過來,扛起了她的兩條腿放在了我肩上,在她屁股下墊了一個枕頭,開始了新一輪的沖刺。

    「啊~~好棒~~好棒~~的弟弟~~就是~~這里~~狠狠干,老公~~

    我要死了~~要死了~~用力插~~用力~~啊~~好棒啊~~好舒服~~插~

    插死我吧~~插死我~~插死我~~我~~我~~啊~~啊~~舒服啊~~」

    小菁一邊浪叫著,兩只手一邊不停的死命抓緊我的肩膀,呼吸也急促起來,

    身上皮膚泛起一陣潮紅,我知道她高潮快到了,更加死命的抽插著。過了幾下,她手松了下來,長出了一口氣,陰道一陣收縮,整個人癱軟下來。

    我哪肯放過她,我讓她爬在床上,改為從後面進入,兩手探在前面揉著她的兩個大波。

    她靜靜的承受著我的抽插,房間里頓時響起了我的陰囊和她屁股的撞擊聲以及我抽插的水聲。過不一會兒,小菁就開始舉白旗投降了。

    「啊~~老公,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唔~~再也不敢騷了~~唔~~真的~~下次,唔~~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嘛,放過我好不好?」一邊說著,一邊不停的扭著粉臀。

    這小妮子倒是挺會誘騙男人,听著這樣的楚楚可憐而又卑躬屈膝的哀求聲,任何男人自然都是從心理滿足到生理啦~~~沒過多久,我也一泄如注,陽精直沖她的花心而去。

    稍事休息,看看表,已經是晚上八點多將近九點(時間是不是快了一點?哎呀,別計較啦,那有那麼多精力去安排從一點到九點的活動嘛。^ °^ )了。誰還有精力去弄飯?我便和小菁相偎著外出吃大排檔。

    一路上,小菁看起來很高興,嘰嘰喳喳的話特別多。一會兒拉著我的手好像小孩子那樣晃晃悠悠的,一會兒又在我臉上親一下。我打趣說「剛才是不是把你的那根筋插扭了,你怎麼變得這麼弱智啊?」

    「說人家弱智?!不理你啦~~」小菁嘟起嘴巴,一甩手,就朝路邊走去。

    我趕忙趕上她,一把摟住,花言巧語的哄了半天,她才又喜笑顏開的拉著我的手一晃一晃的向前走,最受不了的是,過了一分鐘左右,她居然唱起了歌。引得行人紛紛對我們行注目禮。

    「拜托,老夫老妻啦,人現- 在十五、六的中學生都不像我們這麼幼稚。」

    「我喜歡,怎麼樣?你咬我啊?嘻嘻嘻嘻嘻……」一串銀玲般的笑聲過後,路上又響起了她的歌聲。

    「我們的愛最新鮮保留原味,淺嘗一遍閉上眼情緒特別,感覺上有些酸再回味又變成甜,快樂得好像環游全世界。我們的愛最新鮮保留原味感情多真飛越遠,感受越明顯不能見太想念,一見面就更依戀甜蜜是親吻的瞬間……」

    吃完飯回來已經是十點多,不知怎麼搞的,今天特別的困,于是喝了點兒東西就有上床睡覺了,小菁也乖巧的鑽進被窩里投入我的懷抱。與我相擁而眠。

    「兩只老虎,兩只老虎~~」

    「他媽的,這麼晚了,誰啊這是~~」我一邊罵著,一邊拿起手機。

    「老公啊~」

    !?

    電話里傳來了小菁的聲音!

    我打了一個激靈,唰一下坐起來,手下意識的摸向了身旁,有人啊!

    「老公啊~~你在做什麼?」

    「哦……我,我睡覺啦。」

    「睡這麼早啊?這麼乖,沒有出去泡?」

    「沒有,呵~欠~都睡了好一會兒了。你在哪里呢?」我盡量平靜。

    「興隆啊,小晶沒跟你說麼?」

    「哦,對對對,看我這記性,想你都想糊涂啦~~」媽媽呀~~

    「嘻嘻,油嘴滑舌的,想我沒有?」

    「靠,能不想麼?」

    「嘻嘻,沒有人讓你插了是吧?」

    「嗯,可不~~你什麼時候能回來?」

    「明天下午吧。」

    「明早還有事呢,好困啊,你也早點休息吧。」

    「好,親一個。」

    「嘖!」

    「收到,老公白白。」

    「媳婦晚安。」

    「嘟嘟嘟嘟嘟嘟……」

    靠,這她媽的都是什麼事情啊?!我有點莫名其妙的轉過臉去,卻發現- 小晶正笑吟吟的望著我。

    (四)

    「你……」我張了張嘴,忽然發現- 居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老~~公~~」小晶膩膩的叫了一聲,一下子鑽進了我懷里,小臉緊緊貼在我胸上,輕輕的吻著。

    我不禁大樂,哈哈哈,還有這等好事?還沒來得及計劃如何如何著手去媾,這小妮子居然自己主動打著幌子把我騙上了床,看來,我還是很有魅力的嘛~~

    我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撫著小晶烏黑順滑的長發。可能是「性」福來的太快,本想說兩句話打趣一下小晶,可平時那些就在嘴邊的溫言嬉語一時間卻怎麼也找不出來。也好,樂得享受一下這種小鳥依人的溫馨感覺。

    窗外,繁星閃- 爍- ;窗內,佳人在懷。

    忽然間,也不知道誰家傳來了那英歇斯底里的聲音(一直這麼認- 為那英MM的歌)「就這樣被你征服~~切斷了所有退路。我的心情是堅固,我的決定是糊涂。就這樣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听到這個,我不禁一笑,拍了一下小晶的翹屁股,說道「嗯?咱們不知道是誰被誰征服啦?」

    「人家被你嘛,這還用說,你力氣那麼大,嘻嘻……」小晶躲在我懷里調皮的說。

    「冤枉啊!我是被誘奸的~~」說著我順手在小晶屁股上扭了一把。

    「老~~公~~」小晶撒嬌。

    「叫的還蠻親熱,做什麼?」

    「再要一次好不好啊?」小晶用蚊子般的聲音柔柔的說,說完又往我緊緊的貼了貼。

    我輕輕的捧起她的臉,居然已是紅暈略顯。「小騷貨~」我的手在她花叢中摸了一下「沒動你居然也會濕?!服了~」

    「啊~~老公,你笑話我~~」小晶一邊不依著說,一邊爬上了我身子,開始了她的動作。

    她溫柔的撫摸著我的身體和胸膛,最後手指落在了我的乳頭上,用指甲輕輕的繞著圈掃著其實也是男人敏感區的地方。

    「嘶~~小丫頭很會搞嘛!」猛地刺激了一下,我不禁吸了一口冷氣。

    「那還用說?」小晶拋了一個媚眼兒給我,然後俯下頭去,一口含住了我胸膛上那可憐的突起,貝齒輕輕的一張一合的咬著上面的小顆粒,舌尖則不停的左右掃著,屁股則高高翹起,好一副床上浪蕩女的形象。

    「唔~~~~」我全身一顫,這種刺激的感覺好像是好久以前才有過。對,上次在澳門,那個大波湖北妹也是這樣,不過無論相貌和技術還有心理感覺,小晶不知把她比到哪里去了。我不住的倒吸著涼氣,手在小晶滑膩的背上撫摸著。

    小晶嬌喘著離開了我的乳頭,我不禁長吁一口氣,一把抓住了她的不輸給其姐的大波,揉了起來。她「嚶」了一聲,拿開了我的手,俯下身去開始了替我添弄。她舔得相當仔細,從胸膛往下一寸一寸的進行了下去,一邊嬌哼著,一邊仔細的用嘴清理著我的體毛,好一幅淫靡景像。

    我哪里還等得到她舔到我的小腿往下?我一下坐起來,強行把她拉起來,讓她跪趴在了床上,把屁股翹得高高的,借著燈光,我仔細看了看小晶最隱秘的地方──蓬門大開,洞口有些濕潤的小妹妹,靠,居然是仍是淡紅色的!我心里暗罵這他媽的都是什麼社會?洞還是紅的,怎麼功夫這麼好?!這以後還有沒有純情少女留給我泡了?

    罵是罵,動作也沒慢著,我一手探向前去,抓住了小晶往下吊著的奶子。另一只手往她妹妹里探了探,好家伙,又滑又熱。我正想提槍上陣,哪知道那邊小晶早已經等不及了,頭伸了過來,一把抓住了我的小弟就往她小妹里送。

    「他媽的,比我還著急啊?!」我笑罵了一句,老實不客氣的開始了抽插。

    「唔~~唔~~好爽~~」

    「靠,太假了吧?飯島愛好歹還要皺幾下眉頭才開始呢~~」我的嘴和小弟雙重侵犯著小晶。

    「你們這些男人真麻煩,人不叫,你說沒情趣,唔~~人叫了,又說假~~啊……爽~~」

    「哈哈,看來你是真的發浪啊~~」

    「唔~~浪?對,浪了,唔,我發浪了,啊~~夾死你。」

    知道了真相以後,忽然感覺到小晶比她姐姐的穴稍微緊一些,再加上小妮子懂得討好人,死命的加緊,讓我弟弟在這個又濕又滑的環境里舒服的不得了。

    「你還敢夾我?」我愈發興奮起來,開始了一輪猛攻。

    「啊~~不夠,不夠~~唔,再大力點兒~~對,就是這樣,出力,出力插爽~~啊~~好哥哥,別放過我,出力啊~~啊~~插死我算了~~」

    「操,你、是、不是、沒、事、總看成人小說啊?」

    「亂~講~話。哦~~對,就這里,出力~~」

    「那,那你,為、什、麼、叫、的、都、是、成、人、小、說、里,哈~~那些千篇一律的東西。」我喘著氣問她

    「看~來~你~~經~~常~~看~~嘍,老公,這兩下好爽,出力。快到了。」

    「回答我。」我感覺到她陰道分泌陡然多了起來,知道快到了高潮,我停止了抽插,開始用弟弟研磨她的花心。

    「哦~~唔~~唔~~磨~~的~~好,爽死啦~~」小晶吸著冷氣說。

    「操,這算什麼回答?!再不說,我要停啦~~」

    「好煩哦~你,啊,爽!我,唔,我不叫好哥哥插死我,哦,你好會磨哦~姐姐真幸福,唔~~有你這麼個好老公天天搞她~唔,我不叫,唔~~那個,難道,唔,難道,叫我叫,唔~好姐姐你放過我,輕點兒插麼?那~不是成了,成了,唔~~變~~態麼?啊~~要來了,要來了~~~姐夫,快~~」

    「算你會說話。」我也感覺到了她的子宮口開始了收縮,于是猛然間又開始了快速而又深狠的抽插。

    「老公,啊~~~啊,姐夫你爽死我了~~~啊~~啊~~對~~對~~~就是這樣~~喔~~喔,千萬不要停,爽~~爽~~我~~我~~要飛了~~飛飛了~~別停,用力啊~~少杰~~~~~~~」小晶一聲嬌呼後,整個人趴在了床上喘著粗氣。

    我輕輕的撫摸著滿是汗水的脊背,問道「少杰是誰啊?」

    「嘻嘻,人家男朋友啦。老公,你好厲害,搞的人家High到什麼都不知道了~」

    「哈哈哈~~」我俯下身來,輕輕的舔著小晶的脊梁骨,手則繼續在她的咪咪上活動,只不過變成了溫柔性的逗弄乳頭。

    「姐夫~~」

    「快起來,我還沒爽呢!坐上來,沒力氣了。」我躺在了床上,小晶拋了個媚眼兒,慢慢的往下坐下去,嘴里一邊還說著「小妹妹,你喜歡不喜歡這個哥哥的小弟弟啊?」

    「它剛剛插得你好爽的哦~~」

    「每一下都到了人家的花心,對不對,唔~~」

    「你想不想天天讓這個小弟弟天天像操母狗一樣操我們啊?」

    她一邊說著,一邊左右扭著腰,一只手拉著我的手往她的波波上探去。

    「唔~~唔~~人家的小妹妹最喜歡被這樣的弟弟插了,對不對?唔~~」

    「唔,天生就是賤命,嘶~~一定要狠狠插才爽,唔~~」我往上挺了一挺身。

    小晶反應好大,一邊開始了起落,一邊嘴里淫聲浪語的叫著

    「求~求~你,好老公,快~放~過我這個,唔~~唔,小騷貨吧~~」

    「老~~公~~下~~次~~不~敢~~了~~」

    「真的,不敢了~~」

    「唔~~唔~~唔,老公,受~~不~~了~~了~~你~~快~~給~~我~~吧,人家隨時隨地都可以讓你插啊~~」

    我開始覺得尾骨有些酸,知道快出精了,雙手更加大力的揉著小晶的那對大波。小晶似乎也感覺到了,起落的更加賣力頻繁,叫聲也更加凌亂

    「老公,給~~我,我~~要~~」

    「我~~要~~」

    「快~點~給~我~吧,活不下去了~~」

    我一個沖動,精液噴薄而出,刺激得小晶抖了好幾下。等我射完了以後,她才調皮的對我笑了一笑,從床邊拿出面紙,開始了戰場清掃。哇!已經12點半了,居然跟她做了一個鐘頭!

    好累,雖然知道很不禮貌,但是實在太累,就在小晶幫我擦拭的當兒,我竟沉沉的睡了過去……

    好癢,我睜開了朦朧的睡眼,抬頭一看,2點半了,我把目光轉回了床上。

    「老公,我給你做冰火好不好?」小晶把正埋在我身下舔弄我弟弟的頭抬了起來。說完,笑嘻嘻的跳下床,小屁股一扭扭的去了客廳,不一會兒,就拿著冰塊和熱水回來了。

    她媚笑了一下,含了一口冰塊,臉貼向了我的弟弟。

    「噢~~」冰塊的刺激,讓我清醒了一些「靠,你她媽的到底是做導游的還是做小姐的?怎麼什麼都會啊?!」我有點兒佩服她的床上功夫。

    「嘻嘻,在老公面前,我就是最浪的雞。」說罷,小晶換了一口熱水。

    「唔~~他媽的你以前的男人是不是都是陽痿啊?嘶~~就這樣,爽!」

    「唔~~為什麼這麼說?」小晶含含糊糊的應著,一邊極力的吞吐著我的小弟。

    「靠,看你的妹妹顏色也好,而且很緊,應該不是很放蕩才對嘛,這麼今天這麼騷?莫非,啊~~你以前的男人都是陽痿,爽,寶貝,就這樣。」我探手下

    去握住她奶子開始揉搓「所以今天踫到我以後你才嘗到性愛的樂趣?」

    小晶居然一口把熱水咽下去,白了我一眼,說「人家覺得你搞人家搞得最爽,高不高興?」說完,又含了冰塊,埋頭開始替我服務。

    「嘻嘻,看來是天生騷貨一個啊。嘶~~」我又倒抽了一口冷氣。在她乳房上雙手的力度又增加了幾分。小晶好像有意讓我早點出來,一邊嬌哼著,一邊搖著屁股。兩只手也開始了活動,一只在我陰囊上按摩著,另一只則伸去了我的屁眼,輕輕扣著。

    「不行啦,要出來啦~~」我感到一陣射精的沖動。

    小晶吐出了冰塊,開始加快節奏吞吐著我的弟弟。本來在陰囊上的那只手緊緊的握著我小弟,不停的套弄。

    「啊~~」我長出了一口氣,終于全部發射在了小晶的嘴里。

    她埋頭沒動,半晌,我的小弟弟安靜了下來,她抬起頭,一口咽下了我的精液,皺著眉頭說「有點苦~~」

    「以前沒有吃過麼?」

    「當然啦~」

    「那~~」

    「人家愛你嘛~~」

    「哦哦哦,好好好,乖小晶,快來睡覺吧,讓我抱你睡~~」

    「你先睡吧,我收拾一下。」

    「別啦,好晚了,睡吧。」

    「老公真疼我。」

    「來,抱你睡~」……

    「干什麼啊?」朦朧之中我覺得弟弟一陣緊迫,迷迷糊糊的問「靠,你是狐狸精練采陽補陰啊?!」睜開眼楮一看,我嚇了一跳,小晶的手正在套弄著我小弟弟。

    「靠,4點啦,老大,你還讓不讓人睡覺?」我甚至有些害怕這女人了。

    「嘻嘻,明天姐姐就回來了,今晚要干你。」小晶笑眯眯的對我說。

    「不成,不成,別鬧了,我要睡覺,明天還有事呢。」說完,我就閉上了眼楮。

    「你睡吧,你小弟不睡就好啦~~」瞬間,我感到我的龜頭又被小晶那張濕潤溫暖的櫻桃小口包住了,並且不斷在里面膨脹……

    (一)

    據說雙胞胎之間具有超乎想像的聯系,例如心靈感應什麼的,所以下面這個故事,雖有點離奇,但是也未必就不可能,對麼?

    認識現在的女友小菁是在朋友的生日派對。那天大家都喝得不少,派對過後我們兩人就糊里糊涂的相擁走進了酒店。不過還好沒有因此而覺得尷尬,過後幾次見面大家還覺得都對方都挺適合自己,于是自然而然的,交往一個月後,小菁搬來跟我住在了一起。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

    「嘻嘻,寶寶,我回來了。」一進門,我就叫著小菁,然後習慣性的等著她跑過來投進我懷里然後在她那33c的大咪咪上肆虐一番。但是卻沒有人回應。

    去證券公司看股票了吧?怎麼也不打個電話給我?哼,等她回來再好好「教育教育」她。我一邊得意的想著一會兒小菁在床上浪不夠的騷樣子,一邊推開臥室的門準備換衣服沖涼。

    「哎?!」我低呼一聲,卻見小菁眉角掛著一絲笑容在床上睡得正熟。居然睡得這麼死,我回來都不知道?我有點點不太高興。(男人嘛,都是這樣的啦,總希望女孩子以自己為中心的嘛,女觀眾請原諒一下。^ °^ )不過看見她露在被子外面那只白藕般的手臂,臉上那副睡態可掬的樣子,那點不高興唰的就煙消雲散,跑到爪哇國去了。幾下脫掉了衣服,屏住呼吸。輕手輕腳的鑽進了被子。

    想都沒想,我的頭就探向了小菁的胸部──內衣睡覺不穿內衣,這是她的習慣,每次我一進被子,第一件事就是現- 在她的咪咪上大快朵頤一番。手也沒有閑著,一下就向她的小內褲里面伸去。嗯??不對,怎麼嘴吃到不是小菁的紅葡萄而是布?!小菁也被我弄醒了,她顫了一下,張嘴就要對我說什麼。我的嘴馬上堵了上去,一邊用左手開始幫她解除裝備,心里一邊說「搞什麼東東啊?老公動你一下你抖什麼?靠,又不是第一次了。等一下非讓你浪死不可。」

    上邊還沒搞定,下面又出了問題,右手剛下面,就被小菁的小手一下按住,死活也不肯放開。造反啊?!我輕輕咬了一口她的舌頭,表示了不滿,然後繼續我的動作。出乎意料,她居然左右扭起來。

    這姑娘,怎麼還想體驗強暴感覺麼?這倒是個不錯的體驗,可是小弟弟不答應啊。我一下用手固定住了她,然後壓在她身上在她耳邊說到「寶寶,等一下再玩吧,先讓慰勞慰勞我的小弟弟吧。他一天沒跟你小妹妹見面,好想她的,嘻嘻。」說完,舌頭伸進了小菁耳朵里開始了活動──她最怕這一招,一舔那里,準浪。

    「不──要──啊,你是誰啊?!」

    「嗯?!」听了這句話,我一下彈了起來,呆呆的看了看小菁,忽然發覺她跟平時有點兒不大一樣,但是具體在那里,卻又說不出來。

    「你、你、你是姐夫吧?」因為情緒激動,她說話有點結巴。

    「啊?」我不知道自己當時的臉上是什麼表情,但是想來一定十分古怪。

    她「噗哧」一聲笑了,情緒也逐漸平穩下來了「我是今天才到的海口的,過來看看姐姐,姐她去買菜了,一會兒就回來。」

    「小菁是你姐?這她媽的也太像了吧?!」我驚訝之下,居然赤著身子走下床仔細端詳了起來。

    「喂喂喂,好歹你也是人家的姐夫呢,怎麼這個樣子?」床上的女孩子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噢,對不起。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我一邊穿著褲子,一邊問她的名字。

    「小晶。姐夫你剛才好急色哦,平常跟姐姐在一起時都是這樣的麼?那姐姐好辛苦嘍!」

    嗯?听說話樣子也是一個騷女人嘛。我一邊盯著她跟小菁一般細的水蛇腰,一邊想,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干脆就用她代替一下她姐姐吧。想著想著,手上的動作就慢了下來。

    小晶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她嬌哼了一聲,笑著說「姐夫你想什麼呢?姐姐一會兒就回來了。」

    「哦,沒關系,沒關系,那下次好了,來日方長嘛!」我不自覺的說出了心里的想法。

    「你說什麼哪?姐夫!」小晶的眼楮調皮的盯著我──又叫她看穿了。

    「沒什麼,沒什麼。你趕緊休息吧,我出去喝點東西。」看著眼前的尤物,可又沒有辦法享受,不禁為之氣結──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先閃- 吧。

    正當我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胡思亂想的時候,小菁回來了。「老公──」還沒有放下手中的菜,她就膩到了我身上。我順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後一把摟住她就往客房走去。

    「嘻嘻,剛才我不在家,你干什麼壞事啦?」小菁一邊笑著,一邊順從放下菜,讓我帶進了客房。

    「靠,想你了你還不高興?」一邊說著,我一邊動手解開了小菁的褲子。

    「八成又是看了什麼色情小說來著,又說什麼想人家。輕點兒,痛啊~~」

    比看色情小說可要刺激人多了。我一邊想著,一邊讓她爬在床邊,拉下了她褲子一只手伸到前面,開始肆虐她的咪咪,一只手伸進了它的T字內褲里。

    小菁是屬于那種一般來說在床上比較溫柔的女人,她一動不動的趴在床邊,享受著我的撫摸,時不時給我一兩聲嬌吟鼓勵我的動作。

    「你還真是騷啊,這麼快就濕啦?」我一邊用手指輕輕磨著她的陰蒂上,一邊打趣。

    「人,嗯,人家,啊,愛你嘛~~再說啦,你,嗯,你是人家老公嘛,嗯,不對你……騷,嗯,人家,嗯,對誰騷嘛?」

    小菁的觸感一直讓我都感到很滿意。我變成了用指甲輕輕地刮著她的陰蒂,另外一只手在她那粒已經硬挺的紅葡萄上繼續肆虐。

    「啊,嗯,老公,要、要好不好?」小菁轉過臉,楚楚可憐的看著我。

    「嘿嘿,騷了吧?說,好老公,求求你快插我。」我總喜歡看小菁楚楚可憐求人的樣子。

    「嗯~~老公,你好壞。」

    「什麼?」我邊說,手上的節奏更快了。

    「沒、沒什麼,嗯,嗯,老公,老公,嗯~~求求你,求求你,快插我好不好?」小菁轉過臉來,淫蕩甚至有點下賤的看著我。

    「嘻嘻,這是什麼?」我把手從小菁內褲里拿了出來,伸到她面前。

    「嗯,老公,你好心哦~~」

    「不說是吧?不說不插。」我明顯的感到小菁那粒紅葡萄收縮得更厲害了。

    「嗯,嗯,那是人家的騷水……」

    听了這麼淫靡的話語,我哪里還忍得住?拉下小菁的小內褲,稍稍對了一下角度,一下插進了她水汪汪的陰戶里。這小菁還真是騷,從剛才到現在才沒幾分鐘,她里面已經濕透了。

    「啊,老公,好老公,插,唔,插到底了……」

    因為從後面的關系,所以一下進去就到了小菁的花心。剛才沒法的發泄的情欲,這下可要好好發泄一下,我扶著小菁的柳腰,使勁的插了起來。

    「喔……老公……唔……就這樣,就這樣……使勁兒,不要停啊……啊……

    嗯~~嗯~~不要停啊……唔……唔……人家愛死你了,插死我算了。不要停啊……不要,嗯……不要放過我,狠狠的插啊~~啊~~啊~~」小菁一邊胡言亂語著,一邊把頭貼在了床上,身體成了一個三角形,這樣的角度更利于深入,我扶著她雪白的屁股,更加賣力的插入,每一下撞擊,都讓她浪叫不已。

    插著插著,我忽然好像听到了另一個聲音從臥室傳來。我停了一停,留心听了一下,真的有聲音耶。正想听個仔細,小菁的屁股扭動起來。

    「老公,呵~~呵~~,你怎麼停拉,別停啊,人家要嘛~~」小菁不滿意了。

    想著隔壁的小晶,我更加興奮了,一陣狠插,插得小菁狂呼亂喊。隨著小菁叫聲的急促,和陰道的收縮,我也一陣放松,一泄如注。

    提起褲子,我拉著小菁急急忙忙的走向臥室。

    「干什麼啊?人家想躺一下。」小菁嘟噥著。

    「去看看你妹妹啊!」

    「啊!我都忘了,小晶來了!哎,對了,我們做完,你看我妹妹干什麼?」

    我把剛才听到的聲音告訴了小菁。她笑了笑,說「不奇怪啊,我跟我妹妹有感應的,如果離得近的話,比如說同一個城市,我們都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心情的。」

    「啊?你意思是,小晶她剛才沒有醒?」今天怪事可真多。

    「應該是吧,去看一下就知道了嘛。」

    輕輕的打開門,果然,小晶仍在熟睡,不過臉上的紅潮未褪。那樣子可跟她騷姐姐一模一樣。我看著看著,不禁又心猿意馬起來。

    小菁狠狠掐了我一下,說「關門啦!」

    回到客廳,小菁說「警告你啊,少打我妹妹的主意。」

    「不會,哪里會?」我一邊說著,一邊對未來的幾天蠢蠢欲動。如果能夠同時能跟這對姐妹花做愛,那是多爽的事情啊。

    (二)

    「哼,你的保證……」

    「嗯,我怎麼啦?」一邊說著,我一把拉過她,手又開始在她身上摸索了起來「你倒說說,我的保證怎麼啦?」

    「沒什麼,沒什麼,老公你的保證最算數……」小菁一邊笑著一邊從我懷里掙脫開。「不早啦,我去做飯。」剛進廚房沒有1分鐘,小菁探出頭來丟了一個鬼臉給我「算數才怪了!嘻嘻……」說完連忙把門關了起來。

    我坐在客廳里一邊喝著啤酒,一邊回味著剛才的瘋狂。正在胡思亂想著,小菁的聲音從廚房里傳出來「老公啊,來廚房幫幫我的忙嘛。」

    我推開了廚房門,不禁窒了一窒,多半因為妹妹到來的緣故,一向慵懶的小菁居然晚飯準備了七、八個菜,我恨得牙癢癢的,順手就在正在洗菜的小菁的翹屁股上擰了一把「媽的,居然跟你老公我藏私?天天紅燒肉來番茄炒蛋往的。

    「虐待我啊?」

    小菁轉過臉來,甜甜的跟我笑了一下,撒嬌道「老公~~」然後在我嘴上親了一下說道「老公,你洗一下米好不好?」

    我應了一聲,拿起了飯煲一邊和小菁調笑著,一邊開始洗米。

    小菁開始炒菜了,頓時廚房里變的好熱,我不忍心讓小菁一個人待在這里,所以盡管已經把飯煲上,仍舊幫她做點雜物,陪她聊天解悶。

    「老公,田雞好了,把它拿出去吧。」小菁轉過身來對我說。

    「好……」我答應著,一抬頭,眼前的小菁讓猛的我一呆,為了做飯方便而盤起的長發略略有些散亂,幾縷沾著汗水的發絲調皮的還垂了下來貼在她雪白的頸子上;身上那件淡藍色絲質的家居小衣早已濕透貼在了身上;這個騷妮子又沒有穿內衣,兩顆粉紅色的突起清晰可見。再加上因為溫度的關系,一張俏臉漲的紅撲撲的,臉上還掛著幾顆閃- 亮的汗珠,好一副住家乖媳婦俏模樣。

    看著我呆呆的看著她的樣子,小菁是又好氣又好笑,她嗔道「小色鬼,快把菜拿出去啦~~」

    「哦,好的。」

    小菁笑著搖了搖頭,開始準備炒下一道菜。

    我把菜放到了飯廳後又回到了廚房,從後面看著小菁的凹凸有致的背影,我真為自己感到得意,這麼一個尤物,怎麼就叫我搞得對我死心塌地呢?

    正在我神游天外,自鳴得意的時候。小菁做了一個讓我欲火賁張的動作,不知怎麼回事,正在炒菜的小菁停了下來,彎腰下去撓腳背癢癢,本來就沒有多長的迷你裙根本就包不住她那豐滿翹停的屁股,更令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是可能是為了圖方便吧,剛剛做完以後,她並沒有穿內褲!!看著她白嫩的屁股和若隱若現芳草萋萋的私處,我頓時有了一種強暴的感覺和欲望。

    我一把後面摟住了小菁,小菁吃了一驚,轉頭過來,嗔道「你干什麼啊?

    嚇死我啦!」

    「干什麼?干你啊!」我在她耳邊輕輕說著,一只手已經握住了小菁的半邊奶子,她身上好多汗,滑膩膩的,別有一番風味。

    「喂喂喂,老大,你搞錯沒有?唔,別亂動啊,在炒菜呢!」小菁邊掙扎著說。

    「不行,誰叫你打扮得這麼騷來勾引老公的?」我一只手將她身子扶側靠著爐台,嘴隔著小衣一口含住了她的那粒紅葡萄。另一只手毫不猶豫的探進了她裙底。

    「老~公~~不要~~唔,別鬧啊,唔,別鬧啊……」雖然嘴上是這麼說,但是漸漸的,小菁的呼吸粗了起來,本來已經很紅的臉龐更加嬌艷欲滴。

    我摟得她更緊了,嘴也從她的胸上移到了嘴上,我的手我的嘴盡情的在她身上發泄著,可憐小菁一邊要應付我的攻勢,一只手還要不停翻動,照顧著旁邊的炒鍋。終于,在我一輪狂攻之下,小菁終于有了個說話的機會,「寶寶,讓我把這個鱔魚炒完我們再做好不好?」她喘著氣說。

    「不好,我現- 在就要!你把爆炒鱔段改紅燒的,讓它慢慢去弄不就得了?」

    我一邊說著,一邊用指頭的在小菁的陰蒂上刮了幾下。

    「唔~~唔~~」小菁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唔~~你~~老公,你好壞哦,唔~~」她拋了一個媚眼給我,一只小手一把握住了我的小弟弟,開始了撫摸;另一只手開始給鍋里加水,加作料。

    「快點兒啦!」我一邊在她咪咪上揉著,一邊把她的頭往我弟弟那里按去。

    「真夠麻煩的~」小菁嬌哼了一聲,從我褲子里掏出了小弟弟,聞了一下

    「嗯~騷的~~不要!」

    「你說不要就不要啊?」放在小菁陰蒂上的那只手賣力的刮了幾下了。

    「呵~~呵~~」小菁喘了幾口氣,一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開始了吞吐。

    「這樣才對嘛~」我得意的說,跪在我面前埋頭苦干的小菁抬起頭來一邊把我弟弟扶起來仔細的舔著根部和陰囊,一邊佯怒的向我拋了一個媚眼兒。我老實

    不客氣的分別用兩只手抓住了她的兩個大波,一邊揉著,一邊問「老公的弟弟好不好吃?」

    「好吃~~唔~~好吃~~」她語焉不祥的說著。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扶起小菁,讓她用手撐著爬在爐台上,然後扶正了小弟弟,從她背後插入。

    小菁的洞口早已讓我挑逗的蓬門打開,玉珠掛簾,但是當我的小弟弟正是侵入的時候,小菁還是忍不住低呼了一聲。

    我兩只手探向前去,享受著她那柔軟而滑膩的乳房,舌頭則在她後背上順著脊梁舔去她背上的有點咸味混合著她體香的汗珠。頓時,小菁興奮了起來,她大聲的浪叫著兩只手反過來抱住我,以便我們更加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唔~~唔~~老公,你插得好爽,別停,使勁兒插啊,唔~唔~我愛死你的小弟弟了。」

    「小騷貨,插死你~」看著小菁說出這麼淫賤的話語來替我們助興,我不由得興奮起來。

    「好~~好~~老公,唔……你,唔……插死我算了~我要嘛,給我,快點兒啊,別停嘛,老公~~~~」大概是因為從來沒有在廚房做過而帶來了不同的快感,小菁越說越放浪,陰戶里的淫水也格外的多。

    「好老婆,你騷水怎麼這麼多啊?真是賤啊~~」

    「是,唔~我就是賤啊,唔~唔~~老公,你快,快插死我這個賤貨吧!千萬別放過我~~」說完,她居然居然使勁兒夾了夾我的弟弟。

    「嗯?你還敢反抗?看我不死你這個小騷貨!」

    「來啊,死我嘛~~別停,別停,死我!死我這個小騷貨!」小菁越來越興奮。

    我們全身都泛起了一陣紅色,也全是汗水,我緊緊的趴在了小菁身上狠狠的插入,這種感覺真好,兩個滑膩膩的身體緊密結合在一起。小菁的叫聲也越來越放浪。

    「老公,快插……插,對,就這樣……別放過我~~~唔~~唔~~使勁兒我是騷貨~~浪貨~~老公,快我……別停,啊~~唔~~唔~~我是母狗,天生賤,不讓你插我受不了啊~~」

    這時候,我也顧不上什麼九淺一深,動靜結合了,就知道一味的死命做著活塞運動,每一下都換來了小菁大聲的回應。

    終于,我感覺到小菁的陰道開始了收縮,她抱得我更緊了,手上的指甲甚至陷入了我後背的肉里。「老公,快~~快~~使勁兒啊,不要停,小花心等著你來澆灌呢!」小菁依然在胡言亂語。我也感到腰桿一陣酸麻,不僅鼓起最後的氣力,瘋狂的插了十來下,終于一起到了高潮。

    久久的,我們一直保持著這個姿態沒有分開,都在回味著剛才的激情。

    我輕輕的吻著小菁的發梢,正想笑話她兩句。她忽然一下掙脫開我的懷抱

    「老天,鍋糊了!!」

    ……

    晚飯時刻,看起來略有些疲憊的小晶狡黠的笑了笑,挑起了一塊燒糊的鱔魚塊,意味深長的說「嘻嘻,這一看就是姐夫跟姐姐合作的結晶。」

    (三)

    「小丫頭廢話真多,吃飯還堵不住你的嘴!」小菁啐了她一口,往小晶碗里夾了一塊雞肉。

    「嘻嘻,姐夫,你真有本事,讓姐姐這麼听話~~」小晶調皮地對我眨了眨眼楮。

    看著這個除了衣服不同,其他和小菁一模一樣的妖嬈,我不禁莞爾。

    晚飯吃得很愉快。大家邊吃邊聊,一晃就過了一個鐘頭。

    原來小晶是在一家旅行社作導游,因為是當地的旅游淡季,又跟男朋友吵了一場,所以便給自己放假,到海口來找他姐姐玩兒。當知道我也是做旅行社的時候,小丫頭頓時興奮起來,眉飛色舞的跟我炫耀起了她帶團的手段。動作及其夸張,語言極其放肆,搞得小菁幾次都忍不住打斷她叫她斯文一點。我心里暗暗發笑小騷貨,看我如何把你收拾得跟你姐姐對我一樣的服服帖帖。

    一夜無話(不好意思啊,剛剛回頭看了看,發現- 自己好視嗦,說了兩章居然才說了五、六個小時間發生的事情,而且已經做了兩次。所以這晚上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主角再做了──要不然也太頻繁了。^ °^ )。

    一早起來,我依依不舍的離開了熱被窩,吻了吻小菁,整理了一下,便趕去了公司,今天不是很忙,所以下午一點剛過,我吩咐了一下辦公室里的職員,讓他們有事情給我打電話後,便匆匆趕回了家──家里有個香甜的蛋糕放在那里,

    如果沒有吃下去的話,總會讓人時時牽腸掛肚- 的,不是麼?

    「小晶。」我剛一叫出聲就後悔了,天,讓小菁听到了不是麻煩?

    「老公,今天你怎麼回來這麼早啊?」一襲睡衣的小菁赤著腳從臥室里走出來。還好,兩個人的名字發音相同,這女人也沒注意到我沒有叫她「寶寶」這類的愛稱。我暗自送了一口氣「不忙嘛,所以就早點兒回來陪你啊。」

    「嘻嘻,老公你真好~」小菁一下撲進我懷里親了我一下。

    「小晶呢?在午睡麼?」

    「她?」小菁神色有點古怪「她說她要去朋友家玩兒,可能今天晚上不回來了。」

    「呀?她對這里熟不熟啊?不會迷路吧?」

    「沒事啦,她也是經常來的,挺熟的都。」

    「哦,那就好……」

    「老公,我還有點困,你抱我睡覺好不好?」

    「我也想睡一會兒,等我沖個涼先。」

    「好,老公快一點兒哦,我在房間等你。」

    「好。」

    我洗完澡,邊擦著濕頭發邊走進了臥室,小菁已經睡著了,兩只白藕般的胳膊露在被子外面,小巧的鼻子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我輕輕的走上床,剛一踫到她,她就「嚶嚀- 」一聲鑽進了我的懷里。我輕輕的拍著小菁的後背,漸漸的陷入了睡夢中。

    ……

    這一覺睡得好沉,朦朦朧朧之間,我忽然感到下體有一絲灼熱,我強睜開眼楮,窗外天已經黑了。哈,原來是小菁趴在我身下舔弄著我的小弟。我不禁有些刺激又好笑「嗨,小騷貨,一定很好吃吧?」我打趣她。

    小菁略略抬起了頭,拋了一個媚眼兒給我,又再埋下頭去仔細的開始舔弄起來。她一只手握住我的小弟,然後用小嘴兒極力的將我小弟含了進去,一邊往進深,一邊還用舌尖掃著我肉柱的柱身和根部。這樣吞吐了幾次以後,小菁又改變策略,她把我的小弟弟吐了出來,輕輕用手扶正,然後就開始用舌尖仔細的舔著我的馬眼,馬眼上不斷地滲出分泌,小菁也不斷地清理著上面的「環境衛生」。

    一邊舔著,一邊還不忘記在我蘑菇頭那里掃一掃。

    我微閉上了眼楮,仔細的享受著小菁給我的服務,她舔得相當仔細,我整個小弟她都不肯放過,她一只手將我小弟往後壓去,整個頭都探了下來,細致的舔著我的卵袋,時不時還把它們整個含進嘴里。不用看,我都知道是怎麼樣的一幅畫面,一個大美女正用一個類似母狗的姿勢在順從地甚至有些下賤地在討好我。

    我覺得自己的弟弟更硬了,明顯的已經開始向我請戰,我正要叫小菁,忽然听到柔柔的一聲「老公~屁股抬起來一點好不好?」

    「小騷貨,今天你可真賤啊。」不知為什麼,說出這樣的話來我和小菁都感到很興奮,她臉漲的紅撲撲的撒嬌的「唔~~」了一聲,就又開始了對我屁眼的清潔。

    一開始,她的舌頭只是慢慢的在外圍打轉,漸漸的,她把舌頭卷了起來,拼命的往里面鑽去,一邊鑽,一邊還喘著粗氣,我直覺的屁股傳來一陣溫暖和一種獨特的刺激,好一招「毒龍鑽」,沒有幾下,我就覺得自己要立即將眼前這個美人一下摁在床上狠狠的插上幾百下才過癮。可是這怎麼可以?我要爭取主動才好啊!

    我連忙扭轉局勢,叫小菁停了下來繼續幫我舔弄小弟弟。但是姿勢卻變成了六九,小菁白白嫩嫩的兩片粉臀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面前。我輕輕剝開她那早已經濕淋淋的那塊肉蚌,露出了小珍珠,嘿嘿,這下你可要完蛋了,我邊想邊輕輕的咬了上去。

    小手正握著我的弟弟,頭一起一伏辛勤工作個沒停的小菁全身打了個冷戰,低吟了一聲。我的舌頭繞著珍珠轉來轉去,小菁的動作也越來越慢,越來越亂,小蠻腰不停的扭著,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著「唔~唔~老公~~癢死啦~~小妹妹好癢哦~~」

    我放開了她的陰蒂,壞笑著問道「小騷貨,怎麼啦?想要麼?」

    「想~~」一邊說著,小菁一邊親了一下我的小弟弟,站了起來。

    「老公你不用動,小菁來做就好了。讓你舒舒服服的爽!」一邊說著,小菁一邊扶著我小弟,狠狠的坐了下去。「啊~~~~」真搞不懂這女人,自己掌握力度往下坐居然也可以得到這麼大的刺激。

    小菁拋著粉臀,死命的套弄著。這小妮子今天怎麼這麼騷?還沒等我細想,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讓我也逐漸失去了理智,我狠命的抓住了她那兩個大波,不停的揉、搓、捏。她似乎也不覺得痛一樣,浪叫著「唔~唔~唔,老公,好爽~High啊,High啊~上天了~~我要上天了~~」

    我一邊玩弄者她的兩個大奶,一邊還時不時的挺一下身,好做更深的插入。

    「啊~~到頂了~~~」每一次我挺身,小菁就被插到了花心,全身一顫,就開始了胡言亂語「老公,唔~~愛死~你~小弟了,呵~~,爽死了~~爽死我這個小騷貨了~~老公~~你~~喜不喜歡我的~小騷~~妹~~妹?一定好好教訓她,千萬~~千萬~~不要放過她!」

    「小騷貨,真賤,非要挨插才爽。快說,你是小賤貨!」我也興奮起來。

    「我是小賤貨,老公,你插死我這個小賤貨吧~~」小菁終于沒有力氣,伏在我身上喘著粗氣。

    我把小菁的身體轉了過來,扛起了她的兩條腿放在了我肩上,在她屁股下墊了一個枕頭,開始了新一輪的沖刺。

    「啊~~好棒~~好棒~~的弟弟~~就是~~這里~~狠狠干,老公~~

    我要死了~~要死了~~用力插~~用力~~啊~~好棒啊~~好舒服~~插~

    插死我吧~~插死我~~插死我~~我~~我~~啊~~啊~~舒服啊~~」

    小菁一邊浪叫著,兩只手一邊不停的死命抓緊我的肩膀,呼吸也急促起來,

    身上皮膚泛起一陣潮紅,我知道她高潮快到了,更加死命的抽插著。過了幾下,她手松了下來,長出了一口氣,陰道一陣收縮,整個人癱軟下來。

    我哪肯放過她,我讓她爬在床上,改為從後面進入,兩手探在前面揉著她的兩個大波。

    她靜靜的承受著我的抽插,房間里頓時響起了我的陰囊和她屁股的撞擊聲以及我抽插的水聲。過不一會兒,小菁就開始舉白旗投降了。

    「啊~~老公,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唔~~再也不敢騷了~~唔~~真的~~下次,唔~~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嘛,放過我好不好?」一邊說著,一邊不停的扭著粉臀。

    這小妮子倒是挺會誘騙男人,听著這樣的楚楚可憐而又卑躬屈膝的哀求聲,任何男人自然都是從心理滿足到生理啦~~~沒過多久,我也一泄如注,陽精直沖她的花心而去。

    稍事休息,看看表,已經是晚上八點多將近九點(時間是不是快了一點?哎呀,別計較啦,那有那麼多精力去安排從一點到九點的活動嘛。^ °^ )了。誰還有精力去弄飯?我便和小菁相偎著外出吃大排檔。

    一路上,小菁看起來很高興,嘰嘰喳喳的話特別多。一會兒拉著我的手好像小孩子那樣晃晃悠悠的,一會兒又在我臉上親一下。我打趣說「剛才是不是把你的那根筋插扭了,你怎麼變得這麼弱智啊?」

    「說人家弱智?!不理你啦~~」小菁嘟起嘴巴,一甩手,就朝路邊走去。

    我趕忙趕上她,一把摟住,花言巧語的哄了半天,她才又喜笑顏開的拉著我的手一晃一晃的向前走,最受不了的是,過了一分鐘左右,她居然唱起了歌。引得行人紛紛對我們行注目禮。

    「拜托,老夫老妻啦,人現- 在十五、六的中學生都不像我們這麼幼稚。」

    「我喜歡,怎麼樣?你咬我啊?嘻嘻嘻嘻嘻……」一串銀玲般的笑聲過後,路上又響起了她的歌聲。

    「我們的愛最新鮮保留原味,淺嘗一遍閉上眼情緒特別,感覺上有些酸再回味又變成甜,快樂得好像環游全世界。我們的愛最新鮮保留原味感情多真飛越遠,感受越明顯不能見太想念,一見面就更依戀甜蜜是親吻的瞬間……」

    吃完飯回來已經是十點多,不知怎麼搞的,今天特別的困,于是喝了點兒東西就有上床睡覺了,小菁也乖巧的鑽進被窩里投入我的懷抱。與我相擁而眠。

    「兩只老虎,兩只老虎~~」

    「他媽的,這麼晚了,誰啊這是~~」我一邊罵著,一邊拿起手機。

    「老公啊~」

    !?

    電話里傳來了小菁的聲音!

    我打了一個激靈,唰一下坐起來,手下意識的摸向了身旁,有人啊!

    「老公啊~~你在做什麼?」

    「哦……我,我睡覺啦。」

    「睡這麼早啊?這麼乖,沒有出去泡?」

    「沒有,呵~欠~都睡了好一會兒了。你在哪里呢?」我盡量平靜。

    「興隆啊,小晶沒跟你說麼?」

    「哦,對對對,看我這記性,想你都想糊涂啦~~」媽媽呀~~

    「嘻嘻,油嘴滑舌的,想我沒有?」

    「靠,能不想麼?」

    「嘻嘻,沒有人讓你插了是吧?」

    「嗯,可不~~你什麼時候能回來?」

    「明天下午吧。」

    「明早還有事呢,好困啊,你也早點休息吧。」

    「好,親一個。」

    「嘖!」

    「收到,老公白白。」

    「媳婦晚安。」

    「嘟嘟嘟嘟嘟嘟……」

    靠,這她媽的都是什麼事情啊?!我有點莫名其妙的轉過臉去,卻發現- 小晶正笑吟吟的望著我。

    (四)

    「你……」我張了張嘴,忽然發現- 居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老~~公~~」小晶膩膩的叫了一聲,一下子鑽進了我懷里,小臉緊緊貼在我胸上,輕輕的吻著。

    我不禁大樂,哈哈哈,還有這等好事?還沒來得及計劃如何如何著手去媾,這小妮子居然自己主動打著幌子把我騙上了床,看來,我還是很有魅力的嘛~~

    我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撫著小晶烏黑順滑的長發。可能是「性」福來的太快,本想說兩句話打趣一下小晶,可平時那些就在嘴邊的溫言嬉語一時間卻怎麼也找不出來。也好,樂得享受一下這種小鳥依人的溫馨感覺。

    窗外,繁星閃- 爍- ;窗內,佳人在懷。

    忽然間,也不知道誰家傳來了那英歇斯底里的聲音(一直這麼認- 為那英MM的歌)「就這樣被你征服~~切斷了所有退路。我的心情是堅固,我的決定是糊涂。就這樣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听到這個,我不禁一笑,拍了一下小晶的翹屁股,說道「嗯?咱們不知道是誰被誰征服啦?」

    「人家被你嘛,這還用說,你力氣那麼大,嘻嘻……」小晶躲在我懷里調皮的說。

    「冤枉啊!我是被誘奸的~~」說著我順手在小晶屁股上扭了一把。

    「老~~公~~」小晶撒嬌。

    「叫的還蠻親熱,做什麼?」

    「再要一次好不好啊?」小晶用蚊子般的聲音柔柔的說,說完又往我緊緊的貼了貼。

    我輕輕的捧起她的臉,居然已是紅暈略顯。「小騷貨~」我的手在她花叢中摸了一下「沒動你居然也會濕?!服了~」

    「啊~~老公,你笑話我~~」小晶一邊不依著說,一邊爬上了我身子,開始了她的動作。

    她溫柔的撫摸著我的身體和胸膛,最後手指落在了我的乳頭上,用指甲輕輕的繞著圈掃著其實也是男人敏感區的地方。

    「嘶~~小丫頭很會搞嘛!」猛地刺激了一下,我不禁吸了一口冷氣。

    「那還用說?」小晶拋了一個媚眼兒給我,然後俯下頭去,一口含住了我胸膛上那可憐的突起,貝齒輕輕的一張一合的咬著上面的小顆粒,舌尖則不停的左右掃著,屁股則高高翹起,好一副床上浪蕩女的形象。

    「唔~~~~」我全身一顫,這種刺激的感覺好像是好久以前才有過。對,上次在澳門,那個大波湖北妹也是這樣,不過無論相貌和技術還有心理感覺,小晶不知把她比到哪里去了。我不住的倒吸著涼氣,手在小晶滑膩的背上撫摸著。

    小晶嬌喘著離開了我的乳頭,我不禁長吁一口氣,一把抓住了她的不輸給其姐的大波,揉了起來。她「嚶」了一聲,拿開了我的手,俯下身去開始了替我添弄。她舔得相當仔細,從胸膛往下一寸一寸的進行了下去,一邊嬌哼著,一邊仔細的用嘴清理著我的體毛,好一幅淫靡景像。

    我哪里還等得到她舔到我的小腿往下?我一下坐起來,強行把她拉起來,讓她跪趴在了床上,把屁股翹得高高的,借著燈光,我仔細看了看小晶最隱秘的地方──蓬門大開,洞口有些濕潤的小妹妹,靠,居然是仍是淡紅色的!我心里暗罵這他媽的都是什麼社會?洞還是紅的,怎麼功夫這麼好?!這以後還有沒有純情少女留給我泡了?

    罵是罵,動作也沒慢著,我一手探向前去,抓住了小晶往下吊著的奶子。另一只手往她妹妹里探了探,好家伙,又滑又熱。我正想提槍上陣,哪知道那邊小晶早已經等不及了,頭伸了過來,一把抓住了我的小弟就往她小妹里送。

    「他媽的,比我還著急啊?!」我笑罵了一句,老實不客氣的開始了抽插。

    「唔~~唔~~好爽~~」

    「靠,太假了吧?飯島愛好歹還要皺幾下眉頭才開始呢~~」我的嘴和小弟雙重侵犯著小晶。

    「你們這些男人真麻煩,人不叫,你說沒情趣,唔~~人叫了,又說假~~啊……爽~~」

    「哈哈,看來你是真的發浪啊~~」

    「唔~~浪?對,浪了,唔,我發浪了,啊~~夾死你。」

    知道了真相以後,忽然感覺到小晶比她姐姐的穴稍微緊一些,再加上小妮子懂得討好人,死命的加緊,讓我弟弟在這個又濕又滑的環境里舒服的不得了。

    「你還敢夾我?」我愈發興奮起來,開始了一輪猛攻。

    「啊~~不夠,不夠~~唔,再大力點兒~~對,就是這樣,出力,出力插爽~~啊~~好哥哥,別放過我,出力啊~~啊~~插死我算了~~」

    「操,你、是、不是、沒、事、總看成人小說啊?」

    「亂~講~話。哦~~對,就這里,出力~~」

    「那,那你,為、什、麼、叫、的、都、是、成、人、小、說、里,哈~~那些千篇一律的東西。」我喘著氣問她

    「看~來~你~~經~~常~~看~~嘍,老公,這兩下好爽,出力。快到了。」

    「回答我。」我感覺到她陰道分泌陡然多了起來,知道快到了高潮,我停止了抽插,開始用弟弟研磨她的花心。

    「哦~~唔~~唔~~磨~~的~~好,爽死啦~~」小晶吸著冷氣說。

    「操,這算什麼回答?!再不說,我要停啦~~」

    「好煩哦~你,啊,爽!我,唔,我不叫好哥哥插死我,哦,你好會磨哦~姐姐真幸福,唔~~有你這麼個好老公天天搞她~唔,我不叫,唔~~那個,難道,唔,難道,叫我叫,唔~好姐姐你放過我,輕點兒插麼?那~不是成了,成了,唔~~變~~態麼?啊~~要來了,要來了~~~姐夫,快~~」

    「算你會說話。」我也感覺到了她的子宮口開始了收縮,于是猛然間又開始了快速而又深狠的抽插。

    「老公,啊~~~啊,姐夫你爽死我了~~~啊~~啊~~對~~對~~~就是這樣~~喔~~喔,千萬不要停,爽~~爽~~我~~我~~要飛了~~飛飛了~~別停,用力啊~~少杰~~~~~~~」小晶一聲嬌呼後,整個人趴在了床上喘著粗氣。

    我輕輕的撫摸著滿是汗水的脊背,問道「少杰是誰啊?」

    「嘻嘻,人家男朋友啦。老公,你好厲害,搞的人家High到什麼都不知道了~」

    「哈哈哈~~」我俯下身來,輕輕的舔著小晶的脊梁骨,手則繼續在她的咪咪上活動,只不過變成了溫柔性的逗弄乳頭。

    「姐夫~~」

    「快起來,我還沒爽呢!坐上來,沒力氣了。」我躺在了床上,小晶拋了個媚眼兒,慢慢的往下坐下去,嘴里一邊還說著「小妹妹,你喜歡不喜歡這個哥哥的小弟弟啊?」

    「它剛剛插得你好爽的哦~~」

    「每一下都到了人家的花心,對不對,唔~~」

    「你想不想天天讓這個小弟弟天天像操母狗一樣操我們啊?」

    她一邊說著,一邊左右扭著腰,一只手拉著我的手往她的波波上探去。

    「唔~~唔~~人家的小妹妹最喜歡被這樣的弟弟插了,對不對?唔~~」

    「唔,天生就是賤命,嘶~~一定要狠狠插才爽,唔~~」我往上挺了一挺身。

    小晶反應好大,一邊開始了起落,一邊嘴里淫聲浪語的叫著

    「求~求~你,好老公,快~放~過我這個,唔~~唔,小騷貨吧~~」

    「老~~公~~下~~次~~不~敢~~了~~」

    「真的,不敢了~~」

    「唔~~唔~~唔,老公,受~~不~~了~~了~~你~~快~~給~~我~~吧,人家隨時隨地都可以讓你插啊~~」

    我開始覺得尾骨有些酸,知道快出精了,雙手更加大力的揉著小晶的那對大波。小晶似乎也感覺到了,起落的更加賣力頻繁,叫聲也更加凌亂

    「老公,給~~我,我~~要~~」

    「我~~要~~」

    「快~點~給~我~吧,活不下去了~~」

    我一個沖動,精液噴薄而出,刺激得小晶抖了好幾下。等我射完了以後,她才調皮的對我笑了一笑,從床邊拿出面紙,開始了戰場清掃。哇!已經12點半了,居然跟她做了一個鐘頭!

    好累,雖然知道很不禮貌,但是實在太累,就在小晶幫我擦拭的當兒,我竟沉沉的睡了過去……

    好癢,我睜開了朦朧的睡眼,抬頭一看,2點半了,我把目光轉回了床上。

    「老公,我給你做冰火好不好?」小晶把正埋在我身下舔弄我弟弟的頭抬了起來。說完,笑嘻嘻的跳下床,小屁股一扭扭的去了客廳,不一會兒,就拿著冰塊和熱水回來了。

    她媚笑了一下,含了一口冰塊,臉貼向了我的弟弟。

    「噢~~」冰塊的刺激,讓我清醒了一些「靠,你她媽的到底是做導游的還是做小姐的?怎麼什麼都會啊?!」我有點兒佩服她的床上功夫。

    「嘻嘻,在老公面前,我就是最浪的雞。」說罷,小晶換了一口熱水。

    「唔~~他媽的你以前的男人是不是都是陽痿啊?嘶~~就這樣,爽!」

    「唔~~為什麼這麼說?」小晶含含糊糊的應著,一邊極力的吞吐著我的小弟。

    「靠,看你的妹妹顏色也好,而且很緊,應該不是很放蕩才對嘛,這麼今天這麼騷?莫非,啊~~你以前的男人都是陽痿,爽,寶貝,就這樣。」我探手下

    去握住她奶子開始揉搓「所以今天踫到我以後你才嘗到性愛的樂趣?」

    小晶居然一口把熱水咽下去,白了我一眼,說「人家覺得你搞人家搞得最爽,高不高興?」說完,又含了冰塊,埋頭開始替我服務。

    「嘻嘻,看來是天生騷貨一個啊。嘶~~」我又倒抽了一口冷氣。在她乳房上雙手的力度又增加了幾分。小晶好像有意讓我早點出來,一邊嬌哼著,一邊搖著屁股。兩只手也開始了活動,一只在我陰囊上按摩著,另一只則伸去了我的屁眼,輕輕扣著。

    「不行啦,要出來啦~~」我感到一陣射精的沖動。

    小晶吐出了冰塊,開始加快節奏吞吐著我的弟弟。本來在陰囊上的那只手緊緊的握著我小弟,不停的套弄。

    「啊~~」我長出了一口氣,終于全部發射在了小晶的嘴里。

    她埋頭沒動,半晌,我的小弟弟安靜了下來,她抬起頭,一口咽下了我的精液,皺著眉頭說「有點苦~~」

    「以前沒有吃過麼?」

    「當然啦~」

    「那~~」

    「人家愛你嘛~~」

    「哦哦哦,好好好,乖小晶,快來睡覺吧,讓我抱你睡~~」

    「你先睡吧,我收拾一下。」

    「別啦,好晚了,睡吧。」

    「老公真疼我。」

    「來,抱你睡~」……

    「干什麼啊?」朦朧之中我覺得弟弟一陣緊迫,迷迷糊糊的問「靠,你是狐狸精練采陽補陰啊?!」睜開眼楮一看,我嚇了一跳,小晶的手正在套弄著我小弟弟。

    「靠,4點啦,老大,你還讓不讓人睡覺?」我甚至有些害怕這女人了。

    「嘻嘻,明天姐姐就回來了,今晚要干你。」小晶笑眯眯的對我說。

    「不成,不成,別鬧了,我要睡覺,明天還有事呢。」說完,我就閉上了眼楮。

    「你睡吧,你小弟不睡就好啦~~」瞬間,我感到我的龜頭又被小晶那張濕潤溫暖的櫻桃小口包住了,並且不斷在里面膨脹……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 国产经典 日韩新片 苍井空 欧美大片 波多野结衣 日韩动漫 桃谷艾莉卡 自拍偷拍 泷泽萝拉 熟女少妇 佐佐木美优 制服诱惑
  • 巨乳女优 强奸虐恋 大香蕉 青青草 伊人网 我爱久久影视 播播影院 久久播 啪啪网 琪琪电影网 深爱网 777电影网 蔓草社区
  • 超碰在线 爱色影 天堂影院 快播电影网 米奇影院 悠悠影院 青娱乐 91在线 琪琪色影院 幻想影院 第九影院 百度影音